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女生小小说 >> 请君入劫 >> 第2章 恩州驿

‘驾’,’驾驾’

三匹高头大马从杨柳村的中心大街上飞奔而过.走在前面的是两名官兵,挎着腰刀.后面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老者看上去有六十多岁,但是精神矍铄,两只眼睛炯炯有神.他马鞭不停的拍打着坐骑,’驾,驾驾’.虽然一副急匆匆的摸样,但是看他红光满面,面带笑容就知道眼前是一件让他开心的喜事.

‘老柳叔怎么了?急匆匆这是去哪?’,路上有人问道

‘恩州’,老人回答一声,马不停蹄朝前赶去.

‘发生什么事了?看成材急急忙忙的’,一个树荫下乘凉的老头问同伴.

‘不知道啊,看前面两人官军摸样,应该是朝廷里有事召他了吧’,另一人道.

‘不会,你看他那副摸样,高高兴兴的.一看就不是’那老头斩钉截铁道.

‘怎么见得?’

‘当年可是他自己坚辞总兵一职后回家来的,后来朝廷派人来召他几次都被他以病为由推辞掉了.如果还是朝廷的事情他会这么高兴吗?’

‘这倒也是.’,老者点头,正在此时从一个胡同里转出个小孩来,老者立即招手道,’轻云,过来’

那孩子大概十二三岁的摸样,腰里斜插着一把木头削成的宝剑,宝剑上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轻云剑

轻云听到召唤赶紧小跑过来,先施过礼,然后才道,’成林爷爷有事吗?’

‘我看你成材爷爷急匆匆往恩州去了,还有两个官兵,你小子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老头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刚从轻风家出来.’轻云答到.

‘听说是八王爷来了,在恩州驿歇脚.知道杨柳村离那里不远,所以才派人来招五叔去的.’,一个员外打扮的人走过来,听到了他们谈话,回答道,’我刚才正在五叔家陪他喝茶,正赶上两个官军来到,但是所谓何事不知道’

‘哦,难怪.看他那副的摸样,就知道有开心事.’,那老者道.

从那个员外一出现,叫轻云的小孩就有些不自在,给他施了礼后,眼睛东瞅瞅西看看,慢慢挪蹭着双脚往后倒退.

‘你昨天下午在枣树湾里做什么了?’员外自然看到了他的小动作,扭回身盯着他,一脸严肃问道.

‘啥也没干!我昨天在私塾了’,小孩说完,撒丫子往村子外面跑去,像狗撵兔子一样的快,干燥的土路上扬起一路烟尘,三匹马跑过都没他弄出的动静大.

‘哈哈哈哈’,树下乘凉的几个老头大笑,’这小子又干什么了?’

那位员外也笑了,道,’这个小东西老是惦记着我家那只大公鸡,被啄了几次后眼看不能到手,结果又惦记上那群鸭子了.昨天家人赶着鸭子去枣树湾里放养,他竟然藏在水底,守株待兔.亏得被下人发现’.

‘那枣树湾里水那么深,他怎么藏在水底?’,一个老者问道.

‘哎,要说轻风是个天才的话,那轻云这东西就是个歪材,你看他读书不怎么样吧?歪心思鬼点子倒是不少.你猜他怎么藏着?’,员外说着说着自己乐了起来,’他弄了一堆小树枝绑在一起,像个大筏子.然后又弄了一些干草,铺在上面,他就藏在下面踩着水,远远看去就是一堆草浮在水上,人没看出来鸭子也被他骗了.要不是那鸭子被它摁进水里的受惊吓,扑棱棱的把那些干草弄飞.谁了发现不了他呢.你们说,气人吧?’,员外一摊手,无可奈何道.

‘哈哈哈’,众人大笑

‘长河为了他这个调皮捣蛋的老三也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了,结果越打越皮.现在干脆也不管了,打算过个两年就把他送到秀才大儿子的酒楼里去.反正不是别人,是他大舅哥家,由着他闹去吧’

‘是啊,前几天长河还提过这个事来.’员外道,’其实这小子除了调皮爱作业,人还是不错的.对人热情,能干,有点子.在咱村这群孩子里我看这小子以后必定是有大出息的’

‘是啊,不然秀才那个怪脾气的,怎么肯把月媃嫁给他,就算是娃娃亲也要退掉.’

‘没错,别看这小子虽然读书不怎么中用,以后说不定会在哪里出人头地呢.’

……

一群男人一边乘凉一边家长里短的瞎扯着.

出杨柳村村东口,走过小石桥.上路后一直往北,不出十里就是一个小镇店:杜门镇.一条宽阔大道从镇子中心穿过,这是一条官道,沿着官道出了镇子往北偏西直达京城.每日里这条大路上车水马龙,不管白天黑夜人来人往几乎是路不绝尘.哪怕在这个三伏天极易中暑的大晌午里,来往行人依然是接连不断.官道起自江南水乡的烟花地,跨过长江,黄河,直通京城.与西边不远的大运河一起构成这个帝国的南北水陆两个要道.这百十年来风调雨顺,天下太平.这条大路所经之处也造就了不少的繁华都会.这杜门镇虽不能与那些扬名天下的都会相比,但也是店铺林立,叫买叫卖通宵达旦,非常的热闹.

从杜门镇往北顺着官道再走有十里路到了恩州驿.

恩州驿不大,虽然地处东西,南北两条官道交叉口上,但是房舍人口却并不多.只有五六家客栈酒楼供过往客商吃饭,却没有留宿休息的地方,店铺也不多.几间房舍也是低檐矮屋小院,冷冷清清,看不出有人烟的样子.最大的一个院子当属这里的驿馆.

今天,这家驿馆迎来了久违的热闹.驿馆前有数十名盔明甲亮的士兵把守.各持刀枪剑戟威风凛凛.

‘驾,驾驾’,一阵急促的马蹄生由远而近,不多时就有三匹马来到驿馆门口,正是从杨柳村出来飞奔而来的三人.

马主人勒住马头,跳下来,一群士兵赶忙上前施礼:

‘见过老将军’

‘见过柳老将军’

‘罢了罢了,都起来吧.王爷可在馆内?’,三人中的那位老者道,正式杨柳村的柳成材.

‘在,正等您呢.您赶紧进去吧’,说着一名兵士牵过马匹,另一个领着老人走进驿馆.驿馆内停了四五辆车,不少士兵正在院子里休息,见老人来到纷纷施礼.

'见过老将军',这里人都是王爷的亲随

'嗯,嗯,与我通禀一声,就说柳成材拜见王爷',老人还礼.

'不用了,王爷说过您来了后直接进去就行了',一个偏将说着将厅门轻轻推开,柳成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轻轻一脚跨进门内.厅堂中间坐着一位老者,年龄与老将军相仿,同样须发皆白.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做在太师椅上腰板笔直,右手拿着一本书,左手微捻胡须,神情专注,看似正沉醉在书里,并未听到门开有人走进的声音.

'拜见王爷',柳成材上前一步施礼,轻声道.

坐着的老人闻声身躯一震,从书中惊醒过来.往面前一看,连忙放下书,站起身趋步向前扶起老将军.这老者正是当朝皇帝亲叔叔,位高权重的八王爷.

'贤弟快起来,快点起来',老王爷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虽然老了但是动作利落,丝毫不显迟缓.

老将军柳成材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身来,两手轻轻颤抖,好似一下子老了很多.眼角夹着几滴泪水.

'哎,老了,十几年不见你也老了很多啊',八王爷手扶柳成材双肩,看着面前这个从小就与自己一起玩耍,后来又一起东征西讨立下无数赫赫战功如今却是尘满面鬓如霜的老者,不由的感叹道.

'没想到还能活到现在,还能再见到王爷,我...',老将军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

'哈哈哈,哭什么.今朝相逢本是大喜的事,应该高兴才对.这里不是朝堂,没有王爷与将军,只有你我弟兄',八王爷大笑道,'来来来,坐下慢慢说,我已命人准备酒菜去了,今日你我弟兄不醉不归',说着,手拉老将军回到座位上,两个位子中间是一张八仙桌,两人分两旁并排坐下.

'见过老将军',在八王爷身旁站着一人,手持银枪,银盔银甲,上前拜倒施礼.

'原来是小太保',柳成材上前将他扶起,'十几年未见越显器宇不凡了,必是大将之材'

此时里屋帘栊一挑,走出一个小丫鬟,在她身后是一位年不过十四五岁的小姐.螓首蛾眉,肤白貌美,袅袅娜娜来到厅中,飘飘一拜,'叔父在上,侄女拜见叔父'

'快起来,不用多礼',柳成材赶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还礼道,'岁月如梭,不知不觉的孩子们都长大了啊'

'是啊,想起你辞官回家之时,这小女还在襁褓里呢.'

这小姐正是八王爷的小女儿郡主,郡主走上前从丫鬟手中接过壶,先与老将军满上又与王爷倒满,而后垂手侍立在旁.

'你去吧,你柳树不是外人,无须客套','是',小姐轻轻一拜与丫鬟回房去了.

'王爷回京还是?'老将军道,没等他说完,八王一摆手,'这里不是朝堂,干嘛这么拘束'

老将军一笑,'大哥回京还是南下?'

'哎,我也老了,这些年气血衰败,本来也想在家颐养天年,谁知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兄弟还记得厌火国吧?去年不知为何该国突然连降七七四十九天的大雨,河道被毁,田地被淹.庄稼颗粒无收.屋倒房塌,饿殍遍野.国王派人来我朝请求帮助,陛下已派去两个钦差可都是到了云南就莫名的消失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说怪哉吗?'

'四十九天大雨?莫名消失.'老将军刘成材捻胡须沉思片刻,突然颜色一变'难道...'

'你也猜到了?没错,当年那水怪在厌火国为恶,祸害百姓被我等差点诛杀,可惜最终还是被它逃掉.想必时隔十余年这个东西不知又在哪里学来本领又杀回来了.陛下与朝中大臣们商议后觉得还是需我走上一趟才可以平定此怪,因此...'

'大哥,怪物既然敢卷土重来肯定就有依仗.这些修仙的,人也好妖也罢,听说都会炼法宝,打出去能打碎一座山.你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怎么能与他们比?大哥既然要去,那你等我回家把枪拿来,我与你同去.当年那妖怪还挨过我一枪,肯定对我怀恨在心呢,这次必须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哈哈,兄弟不用担心,其实我去也不过是督后阵,等那怪死后帮助那厌火国王重整国家,赈济灾民.除怪的事何须我们,陛下已经排人去几座仙山投书,他们也答应派人协助我等,否则你我这些人去多少不也是白白送死吗.哈哈'

'可是,大哥.那一年不也是有这些仙山相助吗?终南山,紫阳山,龙虎山都有派人,可最终不还是让那个东西跑掉了?'

‘哼',王爷一声冷哼道,'当年那些仙山不肯出实力,派出的人都是末学后进的小辈,有的甚至连驭剑都不熟悉呢,跌跌撞撞还不如我的马快.说是助我们去除怪,其实不过是趁机历练罢了,白白让我们损失了那么多的弟兄.最终仙俗齐上才将那水怪打成重伤,还被他跑掉.'

'那这次呢?'

'这次陛下投书也提到了上次的事,言辞间表示不满.所以这几座仙山都回信保证此次派出的人里都有仙人元老坐镇.再也不是那群毛孩子了'

正说着军士把酒菜端上来了,两人入座边喝边聊.各述别后的情况.抚今追昔,高兴起来唱一曲边塞曲,伤起心来几欲落泪.酒逢知己千杯少,酒席换了一次又一次,不知不觉已到了掌灯时分.

'大哥此去危险,为什么还要带上小侄女?'

'这孩子心性内向,平日里少言寡语.每天闷坐在家中少有笑脸.所以我这次带她出来也是给她散散心的'

'这孩子小的时候很是活泼,还不会说话呢就咿咿呀呀笑个不停,可惜...',老将军说到这里突然不说了,脸上带着一丝愁容.

'哎,是啊.自从你嫂子过世,这孩子我就没见她笑过.直到这次出来在路上才见她有个笑脸,看她这样老夫我这次就没有白带她出来'

'侄女也去厌火国?这可不行啊'

'不会的,我到应天后会把她放在应天府'

'嗯,那就好.'

两人又说了会儿,老将军柳成材站起身来道,'大哥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我来为大哥设宴送别'

'算了,你我弟兄无须如此客套.明天很早我们就去运河,弃车登舟沿水路南下,到达应天后休息两天,我就带人前往厌火国.等我凯旋回京时就到兄弟你的庄子上住上半年'

两人说说笑笑,执手走出驿站.此时已是月上柳梢头,依依不舍的话别相约再见后.老将军策马返回杨柳庄.

八王与众人返回馆舍,喝了两杯热茶正要休息,忽然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一阵轻微的声响,好似两根针撞在了一起.

八王一愣,而后快速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木盒子来.小木盒古朴无华与街市店铺上卖的相比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八王手托木盒,环视房间.房间里蜡烛明亮,窗前的梧桐树在微风里轻轻摆动着树枝,大树叶子被月光照在窗户纸上好像两只黑色的大手欲要推开窗户.

'沙沙沙',屋后传来风吹白杨树的声音.

房间并无异样,王爷将木盒放到桌子上,正要解衣上床休息.突然间,一阵旋风吹来,'啪'的一声窗户被吹开,一股腥气扑面而来.

'不好',八王大惊,与此同时,那只小木盒光华一闪,一道红光细如蚕丝冲向房间的一个角落。

'啊',一声惨叫.八王拔剑在手,扭头一看,一个高大的怪物血淋淋站在屋角里.右臂已经掉落在地上,右手里还抓着一把钢叉.

'妖怪',八王大叫一声举剑就劈,那怪物身子一扭飞出窗户冲天而去,只留下一只握着钢叉的断臂和一地的血迹.

'老东西,我必杀你!',那怪说着并不停留,左手一甩丢进窗子里来一样东西.

八王拾起来一看是封信,打开里面却什么都没有.把信翻过来一看立即明了.原来这怪是奉命下战书来的,只是立功心切,想要杀他回去邀功,不料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哼',王爷冷哼一声将信封丢进纸篓.

'王爷','王爷'一群兵士闯进屋子.

八王摆摆手道,'没事了,你们休息去吧,一只小妖而已'

王爷虽然说的云淡风轻,但是众人却都吓坏了,谁也不敢就走.太保眼尖,一眼看到了纸篓上的那个信封.调过来翻过去就见信封的背面写着五个歪歪扭扭狗爬一般的五个大字:

'决战厌火国'

喜欢请君入劫请大家收藏:(www.nsxxs.com)请君入劫女生小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请君入劫最新章节 - 请君入劫全文阅读 - 请君入劫txt下载 - 五变的全部小说 - 请君入劫 女生小小说

猜你喜欢: 滴水寒拳破诸天万界玄门高手在都市邪风曲长生在武侠世界最强反派系统少年医仙斗战狂潮道果无限制神话武侠之江湖霸图百炼成仙纯阳剑尊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九炼归仙无量真仙邪龙道方士的炼金攻略知北游剑来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形意宗师你真是个天才厨道仙途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
完本推荐: 国际寻宝王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传奇正盛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崇祯全文阅读余罪全文阅读超级神掠夺全文阅读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冠军传奇全文阅读黑暗无限全文阅读青梅萌萌哒:竹马男神,宠翻天全文阅读夜色盛宴全文阅读异界之极品奶爸全文阅读武帝丹神全文阅读光头武僧在都市全文阅读韩娱之光影交错全文阅读疯狂神豪玩科技全文阅读昏君全文阅读不可名状的日记簿全文阅读都市最强装逼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红色莫斯科跟科技树谈恋爱[三国]帝霸星网帝国你是我的万有引力虚神剑记黑科技直播间这个地球有点凶异能小娘子灰刃都市圣医针神异界铁血商途金粉美食供应商苍穹之上魔法种族大穿越医品至尊秘宝之主吾乃大皇帝曹操的主厨天芳至高主宰天神诀神医少奶奶又洗白了宇宙最强矿工朔明你好,King先生坐忘长生诡秘之主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请君入劫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请君入劫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请君入劫txt下载手机版 - 五变的全部小说 - 请君入劫 女生小小说移动版 - 女生小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