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女生小小说 >> 请君入劫 >> 第97章 螯王山

顺着春秋河往下游走,不多时来到两座倾斜的小山峰前,两座小山像是被人用力推了一下,眼看着要往一块倒,幸亏有对方互相支撑着才没有倒下。两做小山的峰斜靠在一起,春秋河从它们下面流过。

穿过两座小山,熊牙道“小心些,前面就是螯王山的地盘了”。

虽然与长寿山紧靠着,但是这里的山却如凶神恶煞一般,毒虫猛兽随处可见,杂草横生荆棘遍地,难以觅到一条畅通的道路。

“咦~”,轻云心生疑惑,“为什么这些毒虫杂草没有长到我们长寿山里面去?是你们在清理吗?”。

熊牙摇摇头,“传说南山散人设了一个法阵,隔绝外面的毒物跟野草不让它们进来”。

熊牙说的不甚清楚,看它自己也不是太明白,轻云便没有再问。

再往前走,就要从荆棘里穿过,轻云吩咐熊牙回到太岁山砍了一些大竹子,做了一个竹筏,两个人跳上筏子顺流而下朝着下面开去。河水冲击着木筏发出哗啦啦的水声,水声打破了早已浑然一体的嘈杂虫鸣声,就像在仲夏夜的蛙塘里突然扔下一块石头,虫鸣声戛然而止,竹筏划过河水的声音愈使山中显得宁静,草丛里的虫儿们忍不住站起身来朝这边观看,看多少年不曾出现过的不速之客。竹筏继续朝前飘去,每到一处都让那里的世界安静下来,而等他们的竹筏过去不久,身后的嘈杂声就再次响起,比往日更加吵闹声音更响。

轻云正在仔细观察两边的凶山恶水,天空上突然落下一张大网朝着两人罩下。熊牙抡大棍将其接住,大声喝道,“哪里的蟊贼?出来见我!”,他四下观望,只见一棵大椿树上蹲着一人,那人见他望来,知道行藏暴露转身就跑,熊牙飞身过去把他摁住,然后提到竹筏上来,往筏子上一摔,双脚踩住后背,“你是谁?为什么暗算我们”。

那人道,“我叫珠七,是螯王山的弟子,奉命守护山门的”。

“你们螯王在哪里?”。

“在山上”。

“离这多远?”。

“顺河下去走十里差不多就到了”。轻云让他头朝前趴在筏子上,熊牙拿一根藤条把他绑的结结实实。竹筏顺流而下,不多时,珠七指着前面的一座并不怎么高大的山道,“那里就是螯王山了,我们洞主就在里面”。熊牙把他提到岸上,牵着他让他带路,他和轻云在后面跟着。随着离山越近,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有人看到珠七被捆,转身匆匆忙忙回山上报信去了。不多时,山上就下来一群人,把轻云两人拦在山脚下。轻云看到这对人马时觉得好笑,这全是妖族人马,大部分都已化作人形和平常人一样,但是也有的法力尚欠,不能完全化形,头顶螯爪拖着尾巴,有的还是大蝎子模样,只能八只脚趴在地上,挥舞着两个大钳子混在人群中。

“我当是谁?原来是那只废熊啊“,人群中一为首男子笑哈哈的说道,其他人也跟着大笑。

“大师兄救我”,被熊牙压着的人大叫。

“没用的东西,净给山里丢人”,为首男子冷着脸道,在他身后有一条黑色的长枪,话音未落那枪飞一般刺出。枪来势极快,瞬间就到了眼前,轻云一把拉开熊牙躲开。那根枪枪头略微一歪,扎在珠七的胸口上,珠七吐出一口白沫仰面摔倒,化出本形原来是只草鞋大的蜘蛛,熊牙一脚把它踢飞。

出乎轻云意料,山上的人见同门死掉竟然平静的有些异常,好似这件事情天天发生一样,没起一点波澜。长枪嗖的一声收回到那人身后,熊牙悄悄对轻云道,“他是螯王的儿子,是只蝎子精,生下来就有两条尾巴,名双钩”。

轻云点点头。双钩冷笑道,“狗熊,这人是谁啊?难道是你新找的当家人?”。

熊牙道,“少废话,我们今天是来要回我们的地盘来的,要是敢不给小心我们平了你们螯王山”。

双钩和螯王山的弟子一听仰天大笑。

“我们今天来只要回属于我们的地盘就行,你们今天是给也要给,不给也要给”。

双沟冷笑道,“真是个废物熊,你们长寿山就是我们螯王山脚下的蚂蚁,只要我们愿意随时随刻都能把你们碾死,你竟然还敢来找我要什么地盘,真是可笑啊“。

“我看他不是来要地盘的”,双沟身边有人道。

“那他你说是来干嘛来了?”。

“我看他是知道我们喝酒没好菜,所以送熊掌来了”。

螯王山上众人一听哈哈笑成一堆。

“我不要啥熊掌,我要两只熊耳朵”,“我要吃熊脸”……

“你们这群毒虫,真气死我了“,熊牙脾气暴烈,跳上前去抡起大棍就砸,双钩从身后抽出两杆枪与熊牙战在一起。打不多时,熊牙大棍把双钩的枪给砸飞,双钩转身就跑,熊牙提着大棍就追,眼看就要追上,不料双钩屁股后面竟然飞出一支黑色的毒针,那针又细又小速度还快,熊牙根本没有注意到,轻云在旁边时刻注视着战场,突然听到破空之声,知道不好,心念一动广寒剑飞出,寒光闪烁银龙挡了熊和尚面前,“当啷”一声响毒针打在剑上落下地来。熊牙吓了一跳,待看清楚地上的毒针,气的他大叫,“好你个毒蝎子,敢暗算我”,说着跳上前抡起棍子就在砸。双钩忙钻进人群大声叫道,“杀了他,杀了他”。群妖一拥而上把熊牙围在中间,各种兵器发宝一起朝他打来,熊牙不一会儿就有点招架不住了。轻云把他喊回来,然后自己慢慢踱步走到战场上,气定神闲好似在逛自家的后花园一样。看到他不慌不忙闲庭信步的样子,群妖反倒有点慌乱了,纷纷后退。

轻云来到他们面前站定,背着双手环顾群妖,如老夫子一般点头微笑不语。众妖不知道他什么毛病,正在交头接耳胡乱猜测,突然,只见他嘿嘿一笑,把双臂一张,战场里立刻现出一只巨大的彩蝶,彩蝶翅膀轻轻煽动,一道秋风突然在战场上刮起,眨眼间席卷了群妖。在一片片痛苦哀嚎声和惊恐的咒骂声里,群妖四散奔逃,可是跑不了几步就变的老态龙钟步履蹒跚起来,一个个趴在地上动也不动的现出原形。等到秋风离去,山门前变得极其恶心,一堆的蝎子蜈蚣还有臭虫老鼠叠在一起,实在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轻云看不下去,扬手一团火飞出落在尸体堆上焚烧起来,谁知道这一烧更不得了,臭气熏天,熏的两人忙驾剑光朝着山上跑去,跑了好远那种恶臭才闻不到。

再往上走,上到半山腰后有一个巨大的平台,一些螯王山弟子正在上面修炼,对于轻云和熊牙的到来极其惊讶。

“熊牙?!你怎么上来的?”。

“二师兄呢”。

“早他娘被我们烧成灰了”。

“什么?!”,众人哗然,有些人不信。人群里走出一个男子,一身黑衣手中提者一杆黑枪,他来在两人面前,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他们。

“这个是螯王的大儿子,名叫督魇”,熊牙对轻云道。

“你打得过它吗?”。

“砸不碎它算我输”。

督魇与他的兄弟双钩比要老成很多,看着两人缓缓的道“熊牙!你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夺回我们的地盘”。

“你自觉的你有这个本事吗?”。

“有没有不试试怎么知道!”。

“不自量力!“。

“少废话,要么还我们的山来,要么上前来受死”,督魇拉出一杆黑乎乎的大枪冷笑道,“我最讨厌熊了,脏兮兮臭烘烘”,说着挺起枪来,飞身上前就刺熊牙的胸口,熊牙拿棍拨开,两人战在一处。

督魇的法力的确比双钩要强不少,和熊牙在伯仲之。两人战了许久不分胜负,熊最终熊牙使出轻云教他的法术石破天惊,大棍落下,战场上的山石全部砸成碎末,督魇被震的身子破裂开,一丝丝黑血喷出,熊牙冲上去把他砸成了肉酱。其它人见督魇死了一哄而散,轻云不愿放过这些毒虫,这种蝎子,老鼠,蜘蛛比毒蛇还要可恶,因此和熊牙大杀了一阵,只有少数漏网之鱼跑掉。

“没想到你的法力这么强”,轻云道。熊牙嘿嘿一笑,“打这些东西不在话下”,“那要是对上螯王呢?”,熊牙摇摇头,“难,难,九死一生”,又道,“不要说螯王了,就是他老婆恐怕我都不是对手“。

两人说笑着朝山顶走去,沿路又发现一些门人,都被熊牙轻松消灭,只剩下一个给两人带路。眼看就要到山顶时,从上面飘下两个人来,一男一女拦住他们的去路。

“你们好大的胆子,闯我的山门杀我门人弟子,今天让你们想死都难”,那个女人提着宝剑指着轻云两人道。

“这个女的是督魇和双钩两人的老娘,那个男的是螯王夫妇的大弟子,名叫吴峰,是只大蜈蚣”。

“熊牙,你是送死来了吧?活腻了是不是?我们成全你”,吴峰手中提着一把金晃晃的大刀指着轻云又道,“这个人是谁?”。

“这是我们长寿山掌门,还不跪下拜见”。

“有胆把名报上来”。

轻云道,“不用急,我会让你们死个明白的。在下柳轻云,原居杏花谷,最近才搬到长寿山上,据说你们霸占了长寿山的地盘,今天我是要债来了”。

“你,就凭你?!”,吴峰上下打量了下轻云,轻云此时还是一个少年模样,看不出有多深的法力。虽然说有些道行高深之人可能会元婴出行,但那比较是少之又少的事情,不可能让他们遇上。

“吴峰不要废话,上去捉住他,给你师弟们报仇”,一旁的女子催促道。吴峰答应一声,举起金刀朝轻云就劈。“当~”的一阵响声,熊牙举棍把他的刀架住,与吴峰战在一处。金色大大棍对金色的大刀,山坡上闪出一道道金色光芒。那女子一看祭起宝剑朝轻云劈来,轻云心念一动祭出广寒剑,那广寒剑乃是仙界至宝,岂是一把普通宝剑能比,初一碰上便给铰了个稀碎。女子大吃一惊转身就跑,轻云紧追不舍,离他们不远有个山洞,女子如蛇一般钻了进去,轻云紧跟着追进去。

“不要进去!”,熊和尚在后面大叫,轻云听见连忙退后,可是已经晚了,“轰隆隆“,山洞顶上落下一堆大石头,把洞口堵死。山洞中立即陷入一片漆黑。轻云担心有暗箭毒雾,因此祭起扶桑竹在头顶,一道绿莹莹的光芒落下将他全身笼罩。他又抽出广寒剑,广寒剑这次非常老实,一声不吭,只发出淡淡的光芒如月光一样照亮周边。这是一条山洞的甬道,周边是坚硬的石壁。轻云不敢冒然向前,他头顶翠竹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广寒剑在他手中发出淡淡的光芒,像月光一样撒在山洞中,照亮眼前的道路。石壁凹凸不平,石头如犬牙一样交错。这个山洞的甬路狭长,迂回曲折,就像一个蜷缩在草地上大蟒蛇。

轻云走了好大会儿了依然看不见出口,同样坑坑洼洼的道路同样不平的石壁,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迷宫里面?想到这里,他从百宝囊里抽出一把匕首,匕首的尖儿上有一点萤火大的绿点,这是他在阴司时候与娇儿和石虎从一个巨大的怪物骨骼上得到的,上面那个小小的绿点就是剧毒。轻云握住匕首在身侧的石壁上刻下一条横线:“一“,然后接着往前走,拐过一个小弯儿后,又在石壁上刻下两条横线:‘二’,再拐过一个弯儿后他刻下了第三个记号,三条横线:‘三’。

继续往前走,经过一个小小的下坡,然后山洞往右拐,他又在石壁上刻下了三跳横线,当刻第四条横线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狠狠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然后把三条横线划掉,歪歪扭扭在上面写了个‘四’字,这是第四个记号。

继续前行,当他刚刚刻下‘十五’两个字的时候,广寒剑突然发出‘铮铮’的鸣声,接着光芒大盛,如太阳一般。突然的强光刺激这着轻云的眼睛,一时间看不清周围的情况,只听到一阵刺耳的破空声从前方传来,一道乌黑的剑光刺破翠绿的剑光防护,朝着他的面门刺来,轻云来不及躲避,只好把握在胸前打算刻下记号的匕首猛的往上举,‘当啷’,乌光刺在匕首上,匕首极其的坚硬,那道剑光没能将其刺穿,然而巨大的力量推着轻云往后倒下,匕首贴在他的额头上,剑光依然不依不饶紧紧的钉在匕首上,只要它稍稍一滑就能刺穿轻云的脑袋。就在这千钧一发时刻,广寒剑从轻云手中脱手而出,紧紧缠住乌黑色的剑光,山洞里骤然变热,就像太阳在身边一般,乌光瞬间化成一团雾气消失在山洞里。

“啊”,剑光的主人一声惊叫,转身就跑。轻云从手忙脚乱中清醒过来,一声鹤鸣驾起扶桑竹追了下去。他的剑光很快,然而在这样弯弯绕绕的山洞里并没有多大的优势。追不多时,狭窄的甬路豁然开朗,路的尽头出现一个大山洞,到此处妖光消失不见。

轻云落下剑光仔细观察,山洞中点着三盏铜灯,微弱的灯光刚好把山洞照亮,他稍一扫视便暗自叫苦,围绕山洞竟然有十多个洞口,每一个洞口都是黑漆漆的不知道通向哪里。刚才他一路杀进来的洞口不过是这十几个洞口中的一个。轻云心道坏了,说不定刚才那个妖怪已经从其中一个洞口逃走,逃出这座山也未可知。轻云感觉一下子泄了气,说不出的败兴。正当他打算找一个洞口冲出去的时候,突然,一番山摇地动,咕隆隆山石滚动,不知有多少个巨大的石头从外面滚下来,把所有洞口封死。山石滚落的声音不绝于耳直到许久才停下。

轻云心中一惊,显然,敌人把所有的洞口和甬道全部拿石头封死,他被困在了这个山洞里了。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就算他以法术破开封堵甬路的石头,以他来时的路程也不知能要多久才能脱困出去了。

“镇定!镇定!“轻云强自镇定,他仔细观察这个山洞,山洞非常的普通,只不过地面和洞顶非常的光滑,像是被人刻意的打磨过。四方石壁上除了铜灯什么都没有了,看不出有什么机关。观察半天后他失望了,这就是一个封死的山洞,除了选择其中一个洞口硬把封路的石头挖开逃出去,别无其它办法。

“啊~“,绝望中轻云气的大叫,很想给自己一个耳刮子,恨自己太大意中了人家的埋伏。

“哈哈哈哈“,突然山洞里有人大笑。

“谁!”,轻云又惊又怒,“滚出来!”,他环顾四周可是没有一个人。

“哈哈哈哈”,笑声更疯狂了,有男人也有女人的声音,轻云确定了这个声音是从头顶上传来的,抬头一看吓了一跳,洞顶石壁上不知什么时候趴上去一只大蝎子,浑身漆黑的蝎子,有一头牛那么大。他记得自己刚进来的时候就把石洞上下左右前后都仔细查过,并没有这么一只蝎子。

“你是谁?“,轻云大声问,没有人回到他,山洞寂静连个回音都没有。

“你是谁?”,轻云再问,还是没有人回答。“我问你你是谁?”,他拿广寒剑指着头顶的大蝎子问道。

“你若是不回答,我现在就杀了你!”。

大蝎子没有回答,等着他去杀。

轻云气急败坏,祭起广寒剑刺向大蝎子,广寒剑剑锋无比锋利,一剑穿透黑蝎的肚子,轻云冷笑着把广寒剑收回,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蝎子毫发无伤依然在洞顶上趴着并没有如他预想的那样掉下地来。

“咦“,轻云奇怪,再次祭起广寒剑在洞顶上一顿劈砍,碎石如雨哗啦啦落下,轻云连忙祭起扶桑竹把自己护住,片刻后他收回广寒剑,让他惊讶的是那只蝎子还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轻云飞身起来悄悄靠近洞顶,直到拿手触碰到的时候他差点被自己气死,这蝎子并不是真的,而是像一幅画一样画在上面,或者更湖岸上杨柳的倒影,无论湖中水如何起波澜倒影依然会在。哪怕湖水快要干涸,只要还有一点水洼倒影就不会消失。只要洞顶还在,还没有被穿透,这个蝎子就永远存在。正因如此,所以轻云刚才用广寒剑把洞顶劈的稀烂这蝎子依然保持着老的姿势,趴在洞顶上,眼看着下面,后面的毒尾高高翘起好像随时要蛰下来。

“恁娘啊~”,轻云感觉被耍弄了,忍不住破口大骂。

“哈哈哈哈哈”,猖狂的笑声又在山洞里响起。

“你是谁?”,笑声落下,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问道。

“长寿山掌门柳轻云”。

“因何故侵我螯王山杀我螯王儿孙子弟?!”。

“明知故问,你夺了我们长寿山的山不还,我当然要夺回来了。你生养的那些虫子拦我的路我不杀他们杀谁?!”。

“螯王何必跟他废话,杀了他,替双沟、督魇儿报仇!”,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叫,轻云听的出正是那个引他入山洞的女人,螯王的老婆。”贱婆娘,暗算我,你算什么本事!“。

女人的声恨恨的道,”我改变主意了,螯王,求您不要杀他,我要慢慢折磨死他,我要看着他生不如死!“。

螯王冷笑一声,”我正需要一个有道行的童子入药,原以为要到中原大教去抓一个来呢,不料你自己送上门来了,也省的我费功夫了“,说完他顿了一下又道,“虽然道行一般,但是勉强也还能用”,话音一落那只倒影身后的毒尾竟然摇晃起来。

“螯王且慢”,那个女人的声音祈求道。

“这么就让他死掉太便宜他了”。

“哦?那你说呢?”。

“折磨他,折磨他七天七夜,让他生不如死,否则不足以泄我之愤“。

“好吧,七天后你们来收尸,给我带到我的丹房中去”。

“谢螯王”,女人话音刚落,那只蝎子尾巴动了,如一根黑色的大枪朝着轻云扎来,轻云举起广寒剑拨开,那杆枪远不如广寒剑,稍一碰触便一分为二从中间断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这一杆枪刚落下,洞顶上又飞出一根,接着,那枪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密密麻麻如同攻城的箭矢。它们来势凶猛,轻云的扶桑竹剑光无法将其拦住,一不小心被一杆枪插进他的胳膊上,立刻浑身一麻瘫倒在地,如雨的枪没有再飞来,伴随着女人恨恨的诅咒和男人的狂喜的笑声,洞顶上的蝎子消失不见了,山洞中又恢复了安静,只剩下满地的毒枪和瘫倒在地上的柳轻云。

喜欢请君入劫请大家收藏:(www.nsxxs.com)请君入劫女生小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请君入劫最新章节 - 请君入劫全文阅读 - 请君入劫txt下载 - 五变的全部小说 - 请君入劫 女生小小说

猜你喜欢: 无量真仙天下第九至尊仙朝觅仙道求魔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超级融合厨道仙途帝尊大符篆师走进修仙阴阳灵官仙师无敌仙府之缘斗战狂潮知北游一品道门邪龙道我从凡间来最强反派系统天劫医生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少年医仙百炼成仙坐忘长生拳破诸天万界
完本推荐: 天下枭雄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很倾城全文阅读闺华记全文阅读公子风流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全文阅读相声大师全文阅读异瞳庶女倾天下全文阅读重生苏联全文阅读末世之我的世界全文阅读木叶之实力至上全文阅读官居一品全文阅读三国之席卷天下全文阅读神话位面全文阅读最强的系统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废土国度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水浒之王族霸业至尊剑皇美食供应商科技巫师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三界红包群永恒圣帝老胡同圣武称尊重生九零,学霸小富妞我在武侠世界开餐馆天芳你是我的万有引力极拳暴君宇宙最强矿工快穿攻略:黑化BOSS,请淡定黑暗的苏醒重生无冕之王联盟之魔王系统抗日之铁血战将都市超级医圣冥河传承曹操的主厨王者风暴大符篆师氪金成仙异瞳妖女:魔帝,不服来战我的小人国幻想世界大穿越超神机械师

请君入劫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请君入劫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请君入劫txt下载手机版 - 五变的全部小说 - 请君入劫 女生小小说移动版 - 女生小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