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女生小小说 >>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 >> 唐爷爷

唐瑾瑜跟他们一起走出去, 他在路上和年轻女人交谈几句,倒是意外说得来, 在得知对方名字叫王叶青之后, 他就基本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当初他和爷爷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女人了。

王叶青也感觉到同行的这个男孩一直在看自己,不过对方大大方方的看过来, 跟她视线对上的时候还会笑一下,别说,笑得还挺甜。

十七八岁的男孩正是清爽帅气的年纪, 眼里的善意又远大于好奇,王叶青感觉不到什么压力,坦然接受了对方的打量, 顺便也冲他笑了下。

唐瑾瑜对她好感更多了, 一边走一边问道:“青姐,你也在景区工作吗?”

王叶青点头道:“嗯, 我调到这边来有几个月了。”

“那你对这里一定很了解吧?”

“还行, 这边的景区规划的差不多,去年就开始动工, 现在除了西边那一片还封锁以外, 其余的已经修建的差不多了, 你们要是想在周边游玩一下, 建议从景区大门那边开车进来,那边有索道, 山上风景还是挺不错的。”

唐瑾瑜又问:“西边还没有开发吗?”

王叶青笑道:“那边是老景区了, 半山腰有条溪流, 这两年下雨多,当地政府特别预警了几次,怕游客去那边遇到危险,不过警示了好几年也没听说遇到什么事。”

一旁的护林员是当地人,听见对他们道:“还是出过事的,那是好些年前的时候了,这边有些学生自己跑去山里玩,遇到河水暴涨,你别看那条小溪也就半人深啊,这水滚着泥沙冲下来一眨眼就能把人冲没影!也就是因为出了那件事,咱们镇上才特意请了好多专家教授来看了,重新划分了景区,西边那一片原本还有不少人家住着呢,也都拆迁搬走啦。”

唐瑾瑜点点头,恍然大悟:“难怪我们过来的时候瞧见那边路两旁还有一些老房子,挺旧的,看着也不像有人在住。”

护林员笑道:“可不是,大家都搬到镇郊那边去了,留在这边的也就是在景区上班的人,平时就来巡山查看一下,确保没事。”

唐瑾瑜觉得巡山这个词挺有意思,他和夏野跟在护林员身后,努力走出巡山的感觉。大概是离着爷爷越来越近,唐瑾瑜放松了不少,脸上笑容都变多了,心情愉快。

夏野带他在景区附近转了一下,他们也不知道老人什么时候回来,怕走岔了,就在这里一直等着。

中午吃饭的时候,沪市那边来了电话,是陈素玲打来的。

陈素玲先问了唐瑾瑜的身体情况,又笑着道:“宝宝,你的成绩下来了,考了音乐学院第一名呢!专业课和文化课都是第一,录取通知书已经送到了,等你回来就能看到,你爸正忙着给家里打电话,等你回来咱们热热闹闹庆祝一下,不过要辛苦你多跑几个地方,你爷爷要请学校的老朋友们,你姥爷那边也说要摆几天,到时候咱们全家一起过去……”

唐瑾瑜听着点头,全都答应下来,他心里知道考得不错,但是这个成绩还是让他高兴了一阵。

夏野中午的时候特意点了一道糖醋鱼给他吃,笑着夹了鱼脸下的第一筷给他,“多吃点,你考的这么好,我也得想想怎么奖励你。”

唐瑾瑜道:“哥,你千万别在公司也摆几桌!”

夏野想了想,道:“公司还没有餐厅,我准备这个月就筹备一个。”

唐瑾瑜:“啊?”

夏野又给他夹了一快鱼肉,细心挑去鱼刺,对他道:“你不是说唐爷爷是大厨吗,我请他回来,让他去公司继续做大厨,你想他了,随时都能来看他好不好?”

唐瑾瑜看着他眼圈又要红,不过很快就点点头,抱着他埋头在他肩上使劲蹭了蹭,“哥,你最好了!”

夏野捏了捏他脸,笑了一声。

下午的时候,下起了小雨,夏天的时候山海镇下雨再正常不过,这边山林多,又一边靠海,每年总要下上几场大雨,一连几天都不停也是常事。

今天的雨就有转成暴雨的趋势,不过是下午三点左右的时间,天色就已经黑下来。

雷声滚滚,暴雨如注。

到了傍晚地面上的积水已经没过脚面,雨却还没有停,一直下了整夜。

唐瑾瑜在酒店里有些焦虑地看着外面,隔着玻璃看着外面雨变大,又转头看着电视上的天气报道,上面说明天会是晴天,但现在怎么看都觉得不太像,偶尔屏幕上闪过几个城市的掠影,也只能看到马路上的灯光和在雨中疾行而过的车辆。

夏野过去坐在他身边,对他道:“我打电话问过了,出去采买的车要明天回来。”

唐瑾瑜松了口气,“不冒雨回来就好,雨太大了,我总担心他路上遇到什么事儿。哥,以前的时候我和爷爷一起住,有一年也是下这么大的雨,为了多赚点钱,爷爷早上去给人踩三轮车进菜,在路上被一辆车撞了一下连人带车翻到路边沟里去了,幸好两边有草,人没怎么伤着,就是崴了脚,脚腕那边还被葎草割伤了,流了好多血……”

夏野只听他简单说起过在那边和老人的事,但是没有听过这么详细的情节,越听越忍不住皱眉,“你们以前住在哪里?”

唐瑾瑜道:“就是上回,咱们去平城的时候找的那几个地方,我老围着那个出租房转,你还说过我几次来着。”唐瑾瑜说的随意,夏野听到心里却不是滋味,他们几次去的都是老城区,环境并不好,他无法想象他弟在那种环境下生活了十几年。

夏野把人抱住了道:“以后这些事不会发生了。”

唐瑾瑜点点头,乐呵呵道:“我也觉得,现在好多都变了,跟以前特别不一样!哥,你不知道,其实最难受的是我刚想起来的时候,我特别想跟你说,但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可憋坏我了,我以后什么都不瞒着你,都告诉你!”

夏野低头亲他耳边一下,“好。”

这场大雨一直下到了入夜,才慢慢停下来。

唐瑾瑜躺在床上听着外面没有雨滴的声音了,才放心地翻了个身,趴在夏野怀里睡了。

可等到快要天亮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远远地一阵轰鸣声,紧跟着像是地震一样,酒店房间里都跟着轻微震动和摇晃起来,房间窗上的玻璃被震地发出响声,桌上放着的一个水杯“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摔地粉碎。

夏野一瞬间清醒过来,护着唐瑾瑜先出去,他们反应快一些,跑出来之后在庭院中也未多停留,迅速去了外面广场上。广场那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宋益披着浴袍也站在其中,脸上戴着一副歪了的眼镜,正在找他们,瞧见他俩之后松了一口气,连忙过来道:“我还想要回去找你们,没事吧?”

夏野摇摇头,道:“没事,是地震了?”

宋益道:“还不清楚,酒店的人正在疏通人员,我也是刚出来。”

唐瑾瑜被周围的人挤得踉跄一下,夏野立刻揽着他肩膀护在怀里,对那人斥责了几句,他长得高,严厉起来极有气势,对方慌乱之下也觉察出自己不对,连忙低声同他道歉。

夏野脸色依旧难看,毫不顾忌在外,把唐瑾瑜一直护在怀里,双臂环绕生怕他再有什么磕碰。

唐瑾瑜从他怀里探头去看,过了好一会也只听到周围人低声说话的嘈杂声,并没有再感受到震动,他疑惑道:“哥,好像不是地震。”

夏野点点头,但还是没松开他,他们等了一阵之后,酒店的负责人就出来做了解释,说是附近那处旅游景区的山上发生了山体滑坡,有巨石滚落,现在已经控制住了,除了景区之外都很安全并未受到影响。

唐瑾瑜听到之后就有些慌,问道:“是景区哪里出事了?离着员工住处近吗?”唐爷爷就在那边的食堂,算起来今天早上就要到了。

酒店的人道:“这个还不太清楚,现在景区那边刚封锁了,听说山石塌方了好大一片,路都被砸坏了,堵着过不来。”

唐瑾瑜听着一颗心都被提起来,昨天半夜雨才停,这会儿唐爷爷回来十有□□也是在路上,他在这里等不下去,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已经经不起再失去老人一次了,抬手揉了一下红了的眼睛看向夏野,喊了一声哥哥。

夏野没有犹豫,先联系了消防救援队的人,得知镇上车辆不够之后,立刻申请参与救援,把带来的两辆车都送了过去,帮忙救助伤者送往医院。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景区的灾情已经稳定下来,没再有碎石落下。

救援的人陆续增多,也有人自发去帮忙,夏野带了唐瑾瑜过去,老远就看到拉起来的警戒线,还有校方和工程局的救援人员在滑坡现场用重型机械开展搜救。山脚下几处老旧房屋被掩埋,整座山都发生了变化,半边山峰被削掉似的连山石带着树木全都垮塌下来,情况看起来很糟糕。

一些未被掩埋,但是被山石滚落波及到的地方正好是员工板房,白墙蓝顶的房子现在已经被压塌一半,外面的车辆也损毁了几辆,有救援人员正在现场挖掘,还时不时对着下放挖掘出的空间喊话,询问是否有人。

唐瑾瑜还要过去,救援人员拦住他道:“前面不能去!”

唐瑾瑜道:“我爷爷可能在里面啊!”

“你爷爷叫什么?”

“唐正德!”

救援人员理解家属的情绪,让他去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查找已经搜救出来的人员名单,唐瑾瑜和夏野过去查了一下名单,这次虽然看起来严重,但是目前还未有人员死亡,救出来的十几人大多是景区的巡查员工,只有一个受了重伤,其余都只是轻伤,已经被送去医院急诊科。

路面上有滚落的碎山石,车辆不好通过,唐瑾瑜心急如焚根本坐不住,挽起袖子和镇上赶来的其他志愿者一样开始帮忙清理道路,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只能尽量帮忙。夏野同他一起,始终护着,沉默地陪他一起清理路面,并留意着救治人员的名单。

唐爷爷的电话几次打不通,夏野有些担心,但还是尽可能安抚道:“暂时没有信号也是正常的,这里山多,而且刚出了事故,刚才不是送了几部卫星电话过来吗,联络起来是要困难一些,我们再等等看。”

又有一些村民被救了出来,送往了医院,唐瑾瑜一个个看过去,辨认出没有唐爷爷之后眼神带着失望。

天气暗淡下来,又开始淅沥沥下起小雨,救援工作争分夺秒,生怕这次的雨水引起第二次滑坡,抓紧一切时间搜寻抢救。

清理山脚下公路的时候,传来消息说发现了一辆被压着的小货车。

唐瑾瑜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脚步发软,下意识就要跟着过去。

夏野拽住他的手,唐瑾瑜焦急道:“哥,我得过去看看!”

夏野握住他的手把人护在身后,沉声道:“我和你一起过去。”

公路上被一层泥土覆盖,断裂出几道横纹,被摧毁的树木混着巨石压在上面,一辆小货车就被夹在几棵树之下,车顶已经变形。救援人员将车门破拆,成功在里面救了一个中年人出来,扶上担架连忙送了出去。

唐瑾瑜站在警戒线外努力看着,生怕错过一点,救护车不够,已经用了一些私家车辆,他看清那个货车主人的脸之后松了口气,对方没有穿着景区员工的制服,年纪也只有三十岁左右,并不是唐爷爷。

他们出来没有带伞,小雨浸湿了身上,夏野想伸手替他遮挡,却发现自己手上都是泥土,遮几下雨水混着泥滴落,更狼狈了。他弟也没好到哪里出,早上从酒店跑出来的时候穿着T恤和长裤,这会儿蹭了不少泥土在上面,胳膊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擦红了一块,跟什么都感觉不出来似的,只知道盯着警戒线内的人看着,努力寻找老人的踪迹。

中午的时候有车开了过来,送了一些盒饭给救援的人吃。

唐瑾瑜一点胃口都没有,他尽可能地去做一点事,身上又脏又狼狈,夏野给他找了一副手套过来,他就戴着手套努力去搬开散落在路边的石头,清理出一条能供车辆经过的路。

参与救援的人们轮流吃饭,他身边陆续有人奔跑经过,偶尔还会有一部担架抬着人过去,唐瑾瑜立刻就停下来抬头去看,只要瞧见头发花白年纪略大一点的人就凑过去,说不出几次,他自己也不知道看过去的时候是带着希望还是失望,只是在努力寻找。

又有担架抬过来,唐瑾瑜想要起身去看,脚步发软一下跪坐在地上,夏野立刻扶住他道:“你在这等着,哪里都不要去,我去看看。”

唐瑾瑜点点头,哑声道:“哥,你注意安全。”

夏野过去了,唐瑾瑜腿脚麻了,坐在地上看着他走过去跟救援队的人询问,眼睛里几次模糊又都胡乱擦了一下,继续抬头去看,他现在没有哭的时间。

车辆鸣笛和人群.交错中,唐瑾瑜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他回头就看到老人。

依旧和他记忆里的一样,灰白的头发和一脸的络腮胡,眼神慈祥,佝偻着腰背看向他的时候先笑了一下,手里拿着一份盒饭往他这边递了递,问道:“小伙子,我在那边问了一圈,就你这没吃饭了,先吃两口垫垫肚子啊。”

这边的公路封了,唐爷爷耽搁了一阵绕了远路回来,一来就听说了事故,马不停蹄做了一顿饭随着餐车一起给救援队的人送过来,他别的也做不了什么,给大家送一些热汤热饭总是能办到。

老人也没给救援队的人添麻烦,尽量出自己的一分力气,瞧见来帮忙救助的人也特别客气,听到那边的男孩还没吃东西就亲自送了过来。可是对方没接他手里的盒饭,只木呆呆地盯着他不放,看了片刻忽然抱着他一下就哭了,嘴里含糊不清,说着他听不懂的话。

唐爷爷看他身上那么凄惨,还以为他也是当地受灾的人,连忙拍了拍他后背安抚道:“小伙子别哭啊,只要人活着就好,没什么迈不过来的门槛。”

唐瑾瑜用力点头,抱着他不放,起初呜咽,后面放声哭了一场。

老人瞧见他胳膊上有伤,从兜里拿了块手绢出来给他包扎了一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瞧见这孩子一哭心都软得一塌糊涂,跟他天生带着亲近感似的,越发觉得心疼,关切道:“孩子,没事儿了啊,一会爷爷带你去给胳膊上擦点药,你还伤到哪里了?”

唐瑾瑜摇头眼泪不止滚下来,他想哭又想笑,看着老人哽咽道,“爷爷,我,我念大学了。”

老人看着他愣了下,不过很快笑了夸奖道:“是吗,大学生啊,那可真好!”

“我成绩很好,考了沪市的音乐学院,我还会弹钢琴,我比赛拿了奖,好多好多奖……我现在过得特别好……”他哭着说了很多,语无伦次,抱着老人不放。

老人以为他是灾后应激反应,一直在那安慰他,粗糙的大手抚过他发顶,小声跟他说话。

夏野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

他站在一旁看着,一直等唐瑾瑜情绪平静下来,才扶着他起身,对老人道:“麻烦您帮帮忙,一起帮我扶他去帐篷那边行吗?”

老人自然是答应的,但是他基本上也没出什么力气,夏野只是想他一起过来,走了两步之后,干脆把人背了起来。

到了帐篷之后,夏野拿了一瓶水过来替唐瑾瑜冲洗了手,老人也拿了医药箱过来,简单给他上了一点药。

唐瑾瑜一直看着老人,他转身的时候也看着不放,吃饭的时候老人给他夹什么,他就吃什么,特别听话。吃了两口之后,又去找夏野,看到他手边也拿了盒饭,这才继续吃自己的。

这次滑坡没有什么征兆,突然发生,但万幸山石压垮的大部分都是废弃的老旧房屋,里面都是空的,大部分人已经搬走。在确定过没有生命迹象之后,救援队用大型机械开挖,顾忌还在下雨,速度推进快了一些,简单疏通道路确认没有遗漏人员之后,就先停下,等待雨后继续。

送去医院急诊科的数名人里,除了景区工作人员还有部分当地居民,大部分只是骨折,只有一位伤情比较严重,但抢救之后现在生命体征基本稳定,没有人员伤亡。

景区每年有专人进行检测,也会进行提前预警,山体滑坡区域恰巧是之前拆迁后的山脚,因此受到的损失很小,只覆盖了一些老旧房屋,另外损失最大的就是西边那一大片香樟林,被山石滚落压下覆盖了大半,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镇上的人民风淳朴,当地救援队基本上也都是这里的人,听到消息后出人出力,镇上的白家也捐赠了一批器械,送了声音探测仪和城市搜救一类的设备过来。

不过两天就控制了局面,彻底稳定下来。

唐瑾瑜住进了医院,他胳膊上那点擦伤并无大碍,住医院还是夏野帮他想的托词,夏野也在想怎么让唐爷爷留下,目前的情况只能暂时让小孩装病,装出一副离不开老人的样子,顺带把老人带到医院先做一次身体检查。

唐瑾瑜一点都不用装,他现在是真的离不开爷爷,去哪都跟着。老人不爱用手机,但是离开几步唐瑾瑜就要找他,为此还收了夏野送来的一部手机,方便同他联系。

夏野对此的说法简洁明了,顺着老人的心思说道:“这是灾后应激障碍,您帮帮忙,我就这一个弟弟,他要是有什么事,我们全家都撑不住。”

老人点头答应了。

唐爷爷心里其实也有点奇怪,平时他压根就不喜欢这些电子产品,但是却很喜欢病房里那个叫唐瑾瑜的小孩儿,尤其是听着他喊一声“爷爷”,心里更是和吃了蜜一样甜,忍不住就眉开眼笑连声答应。他这几天跑医院都特别勤快,亲自做了饭菜炖了汤送过去,那边小朋友吃了一口就又要哭,刚开始把老人吓一跳,后面瞧着对方吃得狼吞虎咽的,唐爷爷才明白过来,这是太喜欢的关系。

夏野在山体滑坡当天就给沪市家中打电话报了平安,这两天顶着巨大压力坚持在山海镇多留了两天,他没让唐瑾瑜受难为,全都自己担下来。

在医院走廊里打过电话之后,推开门瞧见房间里那一老一少一起吃饭的样子,他视线落在小孩弯起来的眼睛那,心里就跟着变软了几分,什么都值得了。

※※※※※※※※※※※※※※※※※※※※

二更合一,这章必须合起来才情节顺畅,抱歉晚了哈!

休息一下,一会再写一章=3=

喜欢住在男神隔壁[穿书]请大家收藏:(www.nsxxs.com)住在男神隔壁[穿书]女生小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最新章节 -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全文阅读 -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txt下载 - 爱看天的全部小说 -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 女生小小说

猜你喜欢: 独宠傲娇小影后席少强撩:夫人刚重生好想住你隔壁重生之王者归来婚爱成瘾:严少的怂娇妻你看见我的鸟了吗女配是军嫂娇妻入怀:顾少轻点宠首长大人,借个婚!我们曾在一起重生之等你长大逃不出绿军装半吟猎宠:天价小狂妻军婚难违我的心上人重生之我的男友生活豪门错爱:秦少,别太坏我的老爹是重生独裁者结婚晚点名你是我余生的温暖情深几许,我的后半生[综]这个财阀接地气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综]吓死人了
完本推荐: 神墓全文阅读寸芒全文阅读春秋小领主全文阅读万界永仙全文阅读苍穹龙骑全文阅读海贼之超级金钟罩全文阅读网游之天地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大文豪全文阅读巫神纪全文阅读超时空垃圾站全文阅读烈血狂兵全文阅读天唐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罪案动机[探案]全文阅读升邪全文阅读重生九零,学霸小富妞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都市最强装逼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随身带个狩猎空间家有悍妻怎么破一世浮华两生梦九转神龙诀名侦探柯南之扭转未来跨界演员这个世界果然不简单临渊行韩四当官洪荒之石矶异世界的游戏家伏天氏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冷宫娘娘有喜啦盖世双谐掌欢秀才也疯狂女总裁的神级高手网游之洪荒战纪灵剑尊王者风暴帝霸帝皇征召之千古英杰觅仙道超感应假说众神世界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万千之心捡个杀手做老婆武道霸主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最新章节手机版 -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全文阅读手机版 -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txt下载手机版 - 爱看天的全部小说 -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 女生小小说移动版 - 女生小小说手机站